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職場資訊 > 案例解析

人大常委審議個稅法二審稿 常委委員建議提高起征點

來源:松原招聘網 時間:2018-08-31 作者:松原招聘網 瀏覽量:

  由于細則不明確,圍繞專項附加扣除有諸多猜測。有分析認為,幾項專項附加扣除加總可抵扣的額度可能在2000元左右,有分析認為不會超過5000元(基本費用扣除標準)。

  8月29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分組審議了個人所得稅法修正案草案。這是繼6月22日之后,人大常委們第二次分組審議個稅修正草案。

  二審稿維持一審稿起征點(即基本減除費用標準)5000元/月(6萬元/年)不變,綜合收入適用的超額累進稅率結構也維持不變,專項附加扣除細則仍有待國務院確定。

  相較一審稿,二審稿對部分內容進行了調整:延續了部分現行個稅法的費用扣除、優惠政策,新增規定“勞務報酬所得、稿酬所得、特許權使用費所得以收入減除百分之二十的費用后的余額為收入額”,“稿酬所得的收入額按百分之七十計算”;新增贍養老人專項附加扣除等。

  這部涉及所有人利益的法律,引發常委們熱烈的討論,圍繞起征點、稅率、專項附加扣除的建議依然很多。有委員建議提高起征點,建立起征點動態調整機制;建議專項扣除辦法由人大確定,建議國務院同步公布細則,建議增加撫養子女專項附加扣除等。

  建議動態調整起征點

  時隔七年后,個稅法再次迎來修正,起征點從現行3500元/月提高到5000元/月,引入綜合稅制,對四項勞動收入按年綜合征稅,統一適用3%-45%七檔超額累進稅率,擴大了較低三檔稅率級距,并首次引入專項附加扣除。

  這系列安排有望為中低收入人群帶來減稅,隨著四項收入綜合納稅并統一適用累進稅率,部分高收入人群稅負可能會提高。不少分析認為,個稅法修正草案二審提交表決并通過的可能性很大。

  一審時,人大常委們提出了諸多問題和建議,包括追問起征點為何定在5000元,建議提高起征點,建議降低45%的最高邊際稅率并優化稅率級距,建議按照稅收法定原則細化專項附加扣除,探討如何確保專項附加扣除的公平性和可操作性等。這些問題在二審依然被熱議。

  “我本人原以為,個人所得稅法修正案草案出來以后會得到很多人的擁護和稱贊,這是我上次審議時個人的一種預期,特別是個稅征稅的起點,由3500元/月提到5000元/月”,委員孫建國表示。

  經過一段時間之后,孫建國聽到三個反映,概括為三句話。第一,早就該修正了!第二,起征點還是低了,還應該提高。5000元/月起征點,特別是像北京、上海、廣州這樣的城市,起征點太低了,很多生活比較困難的人在稅收上還有負擔。第三,人大常委會應該在個人所得稅、遺產稅、房產稅上加快推進步伐。

  “個稅制度改革是一個漸進的過程,不可能畢其功于一役”,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王東明表示,這次個稅法修改關注度比較高的兩個點,一是起征點的問題,能不能進一步提高;二是最高邊界稅率的問題,能不能適當降低。這兩個問題爭論比較大,有一些意見建議也是有道理的。

  王東明贊成憲法和法律委員等相關同志的意見,建議繼續推進個人所得稅制改革,適時提出逐步擴大綜合征稅范圍,完善費用扣除,動態調整起征點,優化稅率結構等。

  王教成委員附議專委會委員提出的“建立動態調控機制”,對減除費用的高低眾說紛紜,要等各方面意見完全一致以后再來通過這部法,不太現實。個人所得稅法修正案應盡快通過并實行,建議建立好起征點或者減除費用的動態調整機制,確保稅負順應經濟發展大勢、動態合理調節。

  抓緊落實專項附加扣除細節

  個稅法此次修正,新增了子女教育支出、繼續教育支出、大病醫療支出、住房貸款利息和住房租金、贍養老人支出專項附加扣除。

  但二審草案明確,“專項附加扣除、其他免稅所得等由國務院確定,并報全國人大常委會備案”——意味著操作細則尚不明朗。

  “社會上和有關專家提出了很多意見建議,希望認真予以研究。專項附加扣除的范圍、標準和實施方案由國務院確定,還要報全國人大備案,時間已經很緊了。希望抓緊時間早點制定方案,聽取各方意見之后,報全國人大備案,以便于個稅法從明年1月1日開始能夠順利地實施”,徐紹史委員指出。

  由于細則不明確,圍繞專項附加扣除有諸多猜測。有分析認為,幾項專項附加扣除加總可抵扣的額度可能在2000元左右,有分析認為不會超過5000元(基本費用扣除標準)。

  宋琨委員指出,稅前專項附加扣除項目的數額怎么掌握?如果這個問題不明確的話,這部法可能會打折扣。

  “我的建議是,在法律通過出臺的同時,國務院應該將細則公布出來,這樣才能比較平穩,法律才能比較好地實施”,包信和委員指出。

  這些重大民生支出的專項附加抵扣,具體如何操作,如何更公平合理,成為分組審議的一大焦點。

  包信和委員指出,比如說子女教育扣稅,到底是義務教育支出部分,還是商業化教育也可以扣稅,或者送子女到國外是否可以扣稅,這些都需要明確。

  楊鎮委員建議進行定額扣除。比如子女教育支出,不問家庭具體的收入,按定額扣除,操作比較簡單,也避免鉆空子。贍養老人支出,也可按定額來處理,如果是幾個子女共同贍養便進行分攤。

  專項附加扣除比較復雜,可能造成不公平,能否直接提高起征點?二審分組審議時仍有這樣的聲音。李飛躍委員建議,對住房貸款利息和住房租金支出的專項附加扣除再研究,可考慮通過提高基本減除費用標準來體現住房支出項目的要求。

  李飛躍指出,這個政策不能全面反映住房支出的全貌,有政策上的漏洞,也會增加不公平的現象。全國各地房價差距很大,住房貸款利息和住房租金支出專項扣除項目會導致稅負區域不公平,房價高的地方,貸款利息高,專項扣除多,有可能反向推動房價上漲。有的人住豪華別墅,貸款利息房租高,反而繳納個人所得稅少,造成納稅人個體間納稅不公平。另外,住房支出存在全款支付,僅將住房貸款利息和住房租金支出納入專項附加扣除,政策不夠全面,不能合理反映納稅人的扣除項目。

  在一審分組審議時,部分委員提議增加贍養老人、贍養子女專項附加扣除。二審分組審議,仍有委員指出“子女教育”不夠全面,建議增加撫養孩子專項附加扣除。

  沈躍躍副委員長建議,目前草案的子女教育覆蓋不了撫養,二孩政策以后很多家庭因為撫養成本過高,經濟壓力大,而處于觀望狀態。要落實黨的十九大提出的“促進生育政策和相關經濟社會政策配套銜接”,建議在個稅法中將嬰幼兒的撫養或者孩子的養育支出納入專項附加扣除。

  專項附加扣除將在個稅法實施條例中加以明確。據新華社報道,相關部門正抓緊細化政策,會適當考慮地區差異,但公平起見,將主要采取限額或定額扣除辦法,而非據實扣除。在政策設計上,盡量實現個體報稅的便利化。 

分享到:
相關推薦
暫無相關推薦
官方微信

Copyright C 2005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吉林省雷弛科技有限公司 吉ICP備18004953號-2

地址: 電話(Tel): EMAIL:[email protected]

Powered by 松原招聘網.

用微信掃一掃

欧美sm系列av重口电影